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贸易 > 正文

推动出口贸易发展的金融运行问题研究- 新葡京娱乐

2018年05月11日 国际贸易 ⁄ 共 428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贸易和金融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两个重要部分,在国际环境下跨国贸易与国内、国际金融运行密不可分。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快速加深,劳动力、原材料、技术等生产要素流动越发自由,全球化资源调用和配置更加便捷,因此金融运行对国际贸易的影响范围也越来越广泛。我国出口竞争力中的劳动力及资源要素优势在逐渐丧失,而金融市场化改革又让我国的金融市场与国际金融关系更加融合。面临新常态下严峻的竞争形势,出口贸易发展需要良好的金融环境。本文通过对新常态下我国出口贸易面临的问题、以及出口贸易与金融运行的关系进行分析,以期通过解决金融运行过程中的问题来推动我国出口贸易的新发展。

【关键词】出口贸易;金融运行;问题研究

一、引言

国际贸易是以国家出现以及社会生产力发展为前提的,国与国之间的贸易来往基于彼此的比较优势等贸易基础,为贸易关系的变化取决于相对的技术进步差异。而金融发展就是指为了适应社会进步和技术发展,金融制度、工具等不但进行调整和创新,从而为社会生产力发展提供良好的金融环境和金融服务。在全球一体化环境下,贸易自由化和金融自由化是一把双刃剑,它在促进全球资源配置优化和生产力外溢的同时,也带来了资源和利益的掠夺和分配不均。我国在改革开放以来都采取了贸易和金融的保护策略,为我国出口企业的成长发育争取了宝贵的时间。但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增强,贸易结构的优化升级离不开金融发展的配合和助力,尤其是实施走出去战略必然与国际金融市场产生密切的联系。在新常态下,我国出口贸易进入新的发展阶段,需要我国金融发展也紧跟脚步,为出口贸易上新台阶保驾护航。因此,必须基于新的历史机遇期,科学分析我国出口贸易和金融发展的特征和趋势,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变化,努力发现并解决出口贸易面临的金融问题,才能帮忙我国大量的出口企业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生存下来。

二、出口贸易与金融环境的关系

首先,金融发展对一国出口贸易体现在对出口结构的优化,能够反映一国经济和技术发展水平。出口贸易结构是基于一国现有竞争优势形成的出口产品类型和比重组成,出口贸易结构决定国家在国际贸易竞争中的地位和影响力。在传统国际贸易环境下,自然要素、劳动力以及发展水平高低是出口贸易结构的主要影响因素。而现在越累越多地研究者及经营者将金融发展作为出口贸易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原因在于全球化深化背景下,一方面跨国企业的全球化资源整合能力使得要素和地理因素对出口贸易影响力下降。另一方国际贸易竞争优势的制高点在于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以及运营能力。根据比较优势理论以及现实,发达国家的金融发展水平高于发展中国家,他们在技术创新、产品研发和商业化运营的资本投入要高很多,因此其出口贸易结构中技术和资本密集型行业、产品比重更大,竞争能力更强,能够持续获得高额的贸易利润。而作为发展中国家如我国,金融发展水平不高,技术创新和产品研发能力弱,在出口贸易中只能依靠自身劳动力及原材料资源进行加工制造。而在技术、营销等领域都缺乏市场掌控力,贸易质量不高且竞争力脆弱。其次,金融发展能够促进出口贸易规模优势的实现。任何技术和产品都有生命周期,而国际贸易竞争中利润竞争的核心就是要在技术和产品的黄金期,通过规模优势迅速覆盖市场,降低单位成本。同时,规模优势还能带来行业垄断优势,提高定价权和消费导向。最后,出口贸易中面临着复杂的金融风险,包括外汇风险、信用风险、政治风险、不可抗力等等,发达的金融市场能够为出口贸易提供丰富灵活的金融工具,通过金融机构和中介分担风险,提高出口贸易运行效率。

贸易自由化能够促进金融发展,随着贸易自由化程度的提高,金融自由化势必也会加速。贸易自由化让技术、产品和实体能够在国家之间自由流动,发展中国家能够从对外开放中获益,促进国内经济社会的发展,金融发展就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内容。此外,贸易发展能够带动对外投资。以跨国企业为载体,随着国家之间贸易往来的深入,国家间的资本投资活动的规模和深度都加速发展,从而促使国家金融机制、机构实力以及相关法规等方面的发展走向国际化和高水平。综上分析,出口贸易与金融发展的关系密不可分,尤其是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发展阶段,国家产业结构转型升级以及国际经济形势错综复杂,都给出口企业带来了巨大压力和机遇,我国金融发展与出口贸易需要更加紧密地协作。

三、新常态下出口贸易发展面临的问题

新常态发展时期不仅是我国经济产业结构专心升级的新阶段,也是世界经济格局进入新的发展时期。全球一体化已经让世界各国捆绑在一条“大船”上,出口贸易风险和金融市场风险的“蝴蝶效应”日益明显,我国出口贸易面临着诸多挑战。

第一是国际产业分工格局发生巨变。我国的出口型制造业在国际贸易市场上的影响力快速提升,不仅对发达国家的制造业造成了严重威胁,也对其他发展中国家带来了压力。而随着我国劳动力和原材料价格的上升、投资环境优势不断下降,国际资本逐渐转移投资方向,并且重新开始实行贸易封锁政策。我国大量传统制造业还没做好转型的准备,就已经到了“壮士断腕”的紧急关头。一方面出口订单锐减,海外替代竞争加剧;另一方面需要加快转型投入,对于利润率已经很微薄的出口企业而言,无疑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而我国金融发展进程相对贸易形势变化落后很多,大量出口型企业面者融资难等金融问题,在走出去和升级的道路上走得十分艰难。

第二是全球性的经济衰退增加了出口贸易的经营风险。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进入衰退通道,出口贸易流程长、信息不对称,买卖双方的实时动态不能得到及时的互通。一旦买方所在国家和地区的政治经济环境发生变化,或者买方本身的经营状况出现意外或者人为隐瞒,我国出口方很有可能面临钱货两空的风险。据调查我国出口企业的坏账率为5%,是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的10 到20 倍,目前我国出口企业坏账已经达到1000 多亿美元。受海外业务坏账影响,国内银行等金融机构对出口企业的信用风险评估更加严格,金融支持更加保守。此外,国际金融资本市场通过对原材料、外汇等价格的操控,加强了对本国贸易的保护,而我国金融力量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的掌控力和影响力,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第三是出口贸易发展的新格局要求我国企业纷纷走出国门,走上全球化的道路。通过全球范围内的资源整合利用,进行全球化布局,是我国对外贸易质量提升的毕竟之路,也是国内产业结构优化的突破路径。出口型企业走出国门,通过对外直接投资等多种方式,在海外建立业务实体或者投资关系,能够将国内过剩的产能在更大的舞台上进行释放。同时通过资本投资能够形成技术创新、产品研发、销售运营等跨国合作平台和网络,能够为企业核心竞争力注入新鲜的血液。但我国金融发展存在的问题之一就是国际金融领域发展落后,由于长期的自我保护,我国的金融体制、金融机构等都与世界金融市场链接不够紧密,国际金融人才极度缺乏。

四、推动出口贸易发展的金融运行问题研究

我国对外贸易从引进来到进入全面走出去,彰显了我国经济社会实力,同时也预示着我国将以全新的姿态全面融入全球化。因此金融运行必须与贸易发展脚步协同,共荣发展。

首先,政策性银行规模应当扩大,业务类型应当更加丰富。出口贸易发展仅仅依靠企业自身的力量远远不够,尤其是我国的出口型企业大多是缺乏国际化经验的民营企业,不具备雄厚的资本实力和技术实力。出口政策性银行的服务对象大多是国有企业和大型项目,如海外基建、资源开发等。但目前全球范围内的新技术和新模式绝大多数来自于新兴产业和民营企业,未来的国际化竞争也必然是高度市场化的竞争。因此出口政策性银行需要及时扩大规模,丰富业务类型。尤其是应当遵循国家走出去战略的方向和进程,有的放矢地将资源投入到关键区域和领域。当然政策性银行自身必须提高国际化运营能力,在规模扩大和业务多元化加速前要及时提升自身的软硬件实力,包括人力资源、系统平台、法务财经等领域的能力建设。

其次,加快金融市场化改革。金融发展对出口贸易的推动作用,源于金融自由化和创新。金融市场化改革是打破金融市场的人为操控和国家垄断,让价格决定供需,供需决定价格。我国的存量资本规模十分庞大,但结构不合理,金融机构和金融产品的类型不够丰富,出口贸易运行中可以利用的金融工具和金融中介十分有限。因此必须坚决推进金融市场化改革,打破垄断,让民营资本进入金融领域。例如我国的互联网金融对民营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明显,其灵活的创新机制,旺盛的创新能力,必然能够在国际贸易舞台上发挥更大的作用。此外,民营资本在对外投资领域也敢闯敢拼,相比于国有企业冗长的程序,民营资本更能够及时抓住机遇,创新地开展全球化投资经营活动。

最后,必须加快国家化的金融制度法规建设。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金融市场的发展历史还很短,因此在运行机制、法律法规等方向都还处于低级阶段,如我国的全社会信用系统还有待加快建设。在国际金融和贸易一体化深化的过程中,如果保障国家经济社会稳定和安全,如何为出口企业保驾护航,需要建立面向国际的金融市场运行机制以及相关法规建设。例如,在国际贸易纠纷解决中,买方往往不愿意在中国法庭进行仲裁或者诉讼,原因在于我国的相关法规在国际上不被广泛认可。因此,只有我国真正地成为国际金融和贸易的中心,我国市场化程度和法规的权威才会被广泛认可,才能有利于我国出口贸易主动权的争取。

五、结语

金融和贸易不是互相独立的两个部门,金融与贸易的融合在新经济下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创新,而创新离不开人才,无论是国家意志还是市场力量,都需要面向国际的金融和贸易高端人才。尤其是在新常态下,我国企业通过股权投资、直接投资以及其他形式的投资,需要大量的金融、法律和财会等方面的专业人才;全球化的经营管理也需要具备国际视野和全球化能力的商务、营销以研发设计人才。因此,提高金融发展和出口贸易的协同效益,必须加强全球化人才培养和存储。同时,国家政策制定和管理部门也需要提高自身能力和专业素养,能够在全球化环境下稳定把握国家社会发展的方向盘。

参考文献

[1] 李凯杰. 供给侧改革与新常态下我国出口贸易转型升级[J]. 经济学家.2016(04).

[2] 王晓雷,刘昊虹. 论贸易收支、外汇储备与人民币国际化的协调与均衡发展[J]. 世界经济研究.2012(11).

[3] 刘荣茂,惠莉,李熠. 后金融危机时期促进中国农产品出口贸易的策略选择[J]. 农业经济问题.2010(10).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guojimaoyi/20170602/7035751.html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